河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蛊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河南信息港

导读

把眼光放远一点,每个活在世上的人,活着只有一个结果——无奈。与其在一亩三分地里无奈,倒不如浪迹天涯,让自己的身体在这个世界上无目的的放逐。久

把眼光放远一点,每个活在世上的人,活着只有一个结果——无奈。与其在一亩三分地里无奈,倒不如浪迹天涯,让自己的身体在这个世界上无目的的放逐。久而久之,一切的初愿望都随着前人的逝去葬在了这个不朽的世界上。没有人是不朽的,但很多人相信自己能够不朽,只要让灵魂和身体一起放逐,不朽便产生了。于是,江湖出现了,可是无奈的是,不朽并没有随之而出现。  自小便没有出过村口的小也十五岁了,村子里除了会用锄头的,就是会拉犁的。这都不能让小也产生任何兴趣,因为他是伴随着这些农具长大的。外面有人哭丧,又有人死了。然而就是在前一天晚上,邻居家里添了个儿子。小小的村子时时都上演着这样的剧目,有人生,有人死,平衡而和谐。  与这个和谐的地方不相称的是一个传说,小也也听说过不少传说,什么羿射九日,女娲补天什么的。小也大约认为所谓传说,就应该是发生在一个无法追溯其具体年代的时候。可村子里的这个传说只是发生在这几年,或许它还在继续。这个没有个名字的小村庄也因此而一时名动于世。  事情是关于一个叫许再的人,人人都说他是村子里的人,而且只有二十多岁。可几乎没有一个村民能描述出他的相貌,也没有人敢肯定自己见过他。对于许再的了解,村民一点也不比外面的人知道的多,但他还是成了整个村子的焦点。在这个与世隔绝,文明极度落后的村子里,一个成功的人必然是所有人的梦。村民每天都把成为侠客当成了自己的目标,甚至他们认为这个世界是属于侠客的。  对于这个并不能肯定的传说,小也也深信不疑。只是与其他村民不同,在想象自己十步杀一人的时候,他相信只有走出这个闭塞的村子,拥有一支剑,一匹马,一个侠客的名声,才能算是真正实现了什么。  走出村子的时候,小也牵了一匹瘦马,一支没有鞘的青铜剑。那马实在太瘦,小也没有下决心骑,他怕自己会压伤它。这样粗劣的装备让小也很满意,似乎这个时候他只是缺少一个侠客之名了。  当然,假如很轻易的,他就被所有人成为大侠,他还需要实现什么呢。在踌躇满志的同时,小也还是没有弄清楚一点,侠客的活动空间到底有多大,侠客得以生存的资本又是什么。  当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那匹瘦马,那支铜剑的时候,小也也感到屈辱。这时候他真正意识到在自己脚下的路竟然这么难走。自己又该怎么应对这个陌生的世界,又该上哪儿去,干什么。他开始立志地考虑,一个侠客到底应该做什么,杀人吗?那似乎只是点缀侠客生活的亮丽的饰品。但所谓杯满则溢,月盈则亏,不可能时时刻刻杀人呀。  前所未有的失落和无助充满了小也的胸腔。  在困难的时候,小也也曾想过当自己身无分文,蜷缩在客栈墙角的时候。面前会出现一个漂亮女人,不,是漂亮姑娘。然后以身相许,然后突然发现这姑娘是什么庄什么楼的什么千金,再然后自己就成了江湖上的一个人物。  真正到了身无分文的时候,小也顺着自己的梦想蹲在客栈墙角。维持的一个星期,结果是除了客栈老板和小二的极其讨厌的眼神和叫嚣,什么都没有。于是他又开始幻想出现一个垂死的老头,把几十年的功力传给自己。  当然,一直到店小二把小也赶出客栈,这一切都没有成为现实。  为了几个馒头,小也不得不以低价把马和剑卖了,真正的一无所有。他还是很庆幸,自己丢掉的只是一支剑,一匹马,而不是自己的侠客名声。事实上,他没有丢掉的也是他一直都没有拥有过的。  终于有人在小也面前出现了,不过这个人也很让小也失望。一个胡子邋遢的中年男人,大约这样一个人能给小也奇妙的幻想也不过是一个江湖中的二流人物。小也抬头看那男人三次,都觉得他像个乞丐。那男人很傻的笑了,明明是很傻的笑,却也让小也觉得毛骨悚然。  “大哥,你看我这样,也差不多是个乞丐了。”小也有点胆怯的说。  依旧是很傻的笑,那男人坐了下来,面对着小也。四目相对,小也甚至没有能力将目光从对峙中转移开。  “真的,我连剑的马都卖了。”小也没有说自己的马只是匹瘦马,也没有说那剑是没有鞘的青铜剑。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他都不愿意完全丢下面子。  “主人没有看错,你只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实在没办法和许再相比。”那男人说。  “你认识他,许再?”  “不认识,但我认识你。你想结束现状,跟我走。”  “有理由吗?”  “没有。”说着那男人转身离开,小也没有一点考虑的时间,跟着走了。小也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被这个男人打败了。  这个陌生的男人的形象顿时在小也的眼睛里变得特别高大,他应该是什么世外高人,或是一帮之主。小也被带到一个类似民居的地方。那男人很快消失了,随着出现的是两个女人,把小也带进了一座小楼里。这样秀丽的楼阁和小也心中的门派相去甚远,这是江湖吗,不会这么平静吧。  厅堂正中坐着的也是个中年女人,难道江湖就是由这些个女人把持起来的吗,小也想。那不可能,或者这个女人,这个楼阁,那个男人,根本就与江湖没有任何关系。可若是这样,他们又怎么会提到许再呢。  “你就是小也?”那个女人问。  “算是吧,你是谁,让我到这儿来干什么。”  “你可以叫我霜姨,我叫你来是的目的不是我想干什么,而是你要干什么?”  对这样的回答,小也显然不明白。“那我凭什么叫你阿姨呢,你有什么资格让我这么叫。”  “在整个武林,还没有人敢这么对我说话,当然,你可以。因为我对自己的棋子总是爱护倍至的。”  “我可不是你的棋子。”  “你会心甘情愿的做我的棋子的,因为你想要在江湖立足,就必须听我的。即使你要离开,我也不会拦你,不过,那时你所面临的问题就不只是能否立足江湖,而是能否不被饿死。”  这很现实,小也也很清楚这个自称霜姨的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相当准确的。“那好吧,可带我来的那个男人又是谁。”  “一个奴才,十足的奴才而已。他叫寻璧,你以后就这么叫他吧。”  很令让人失望,小也本以为寻璧是个什么人物。等清净下来,他才发现自己有很多问题都没有问,比如许再,比如自己该做什么,又或是霜姨所经营的到底是什么样一个集团。  接下来的生活让小也觉得江湖根本不是一个血腥的世界,而是一个享福的天堂。什么也不用做,只需要享受,而每天学习不同的享受方法也是这么乐趣无穷。但小也也很恐惧,这样的生活并不是自己的,也许有一天,普通的一天,没有任何征兆的一天,这一切都会从自己身边消失,留下的只有一枕黄粱。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根本没有机会见到霜姨。  身边围满丫鬟佣人是很惬意的,可也是很无奈的。毕竟这些丫鬟都不是自己的人,他们不会回答任何问题,就像是被种了蛊的药人。反倒是寻璧,总蹲在小也的房外,似乎要说什么,但小也认定了他是个下人,对一个下人是不必保持什么谦恭的,所以寻璧什么也没说。到了小也真正想了解自己周围的一切的时候,他不得不向寻璧打听。打听的结果让小也很是寡味。  这个由霜姨一手操办的帮派在江湖上风声鹤唳,但霜姨起家的过程竟是这样的不堪。这个帮派叫倾城派,前身是一个叫青城派的团伙。而青城派的就是寻璧,当时的霜姨只是寻璧身边的一个丫鬟。在和寻璧私混了一段时间后,霜姨开始向寻璧提出各种各样的建议。寻璧糊里糊涂的就把青城派整成了个妓院,终日淫乱的寻璧终于有一天被霜姨黄袍加升,等他试图东山再起的时候发现自己周围的亲信已经成了监视他的卧底。从此青城派改名倾城派,霜姨成了帮主,明里依旧做妓院生意,暗地里经营帮派由于妓院本身的特性加上有帮派罩着,倾城妓院成了整个县城获利丰的商埠。又因为妓院这个强大的经济后盾,倾城派也发展成为江湖上炙手可热的门派。总之,倾城派的当家几乎都是女人,而且都是妓女老鸨之类的,成为江湖上的强眼的风景。  听了这样的介绍,小也目瞪口呆,自己进了一家妓院,而且是黑白两道都混得风生水起的妓院。再看看眼前这个寻璧,不由的想笑,一帮之主,竟然栽在一个老鸨的手上。但是自己现在不也在这个老鸨的控制之中吗。  “那霜姨的武功应该很高了?”小也问。  “呵呵。”寻璧忍不住笑了出来,“武功?是,是会点,假如我教她的那几式八段锦算是武功的话。”  对武功,小也其实什么也不懂,不过以前在村子里,有些老头倒是经常练八段锦。据说练这个可以强身健体,大约是和太极拳,五禽戏类似的。小也说:“那你怎么不杀光她身边的人呢?”  “小兄弟,你开玩笑吧,你以为武功是什么?江湖上身手比我厉害的人数不胜数,怎么没人能撼动倾城派的地位呢。什么武功,人品,侠义,都是鬼话。没有势力,没有钱,谁会给你卖命。如果不是为了钱,为了交情,那个贱人会开妓院?”  这似乎让小也更无法理解了。“难道少林的和尚也要开妓院来维持在江湖上的威望吗?”  “当然不会,这些和尚当然是虚伪的,凭着在江湖上的那么一点好名声,大兴庙宇。每天上少林拜佛上香的有多少人你知道吗?香火钱就够那些秃驴们泡在妓院了。”  听完寻璧的介绍,小也更加佩服少林恶毒那些高僧了。毕竟,能够在这么多的收入面前依然能够保持良好的定力,虚伪地念经,受戒是不容易的。同时也很了解为什么江湖上发生了那么多的是是非非,少林依然能够稳坐武林泰山北斗的位子,虚伪得够彻底是关键原因。  霜姨为小也做的件事是送了他一支剑。纯钢铸就,一支做工考究的剑。但怎么都让人觉得这不是一支杀人的剑,更像是用来摆设的。  接着,又是一个月的平静生活。一个月后,霜姨派人给小也送来一个小盒子,里面有几支像绣花针一样的东西,另外还有一小瓶液体。小也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但他隐隐的感觉到霜姨会让自己干些什么了。  在热闹的扬州城里,妓院几乎是如客栈一样普及。而在这条街上,只有倾城一家妓院,其地位可想而知。纵使这样,每天进倾城妓院的人总是不超过十个,整条街显得门庭冷落。都说妓院的生意好,小也怎么也不明白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到底是靠什么成为妓院,又是靠什么支撑起一个帮派的。  霜姨终于给小也任务了,只是这任务有点让小也为难。任务的具体内容是杀人,一个号称疾风无尘的飞贼。在江湖上,飞贼是个很特殊的身份,一般有点本事的都不愿意藏头露尾的当贼,但是当贼又必须是本领出众的。所以在这个人人都想出名的时代,飞贼是越来越不符合时代特性,渐渐被挤出江湖,现在的贼几乎都不是江湖中人。而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这个疾风无尘依旧能够靠做飞贼在江湖上混得人人皆知,可谓名利双收,很是不简单。  对这样一个任务,小也几乎没有一点把握。但是霜姨给了他十个杀手,这十个人都是江湖上的杀手,每个人都可以与那个疾风无尘不相上下。  “霜姨,既然有这十个高手,又何必把这任务交给我呢?”小也问。  “你现在是我倾城派的窃影公子,这样的任务当然由你来做。”  “那那十个杀手呢?”  “他们是我倾城派杀手中的菁华所指,以后由你管辖。”  “这次任务我该做些什么呢。”  “他们十个人完全有实力生擒那个飞贼,但我要你亲自取下疾风无尘的脑袋。如果有什么不测,你应该相信你自己的手,我给你的钢针会有作用。”  “什么作用。”  “这得你自己去发现。”  “没问题,只是,你为什么一定要杀那个人呢。”  “记住,杀手是不需要也不允许问太多的无关问题的。”  到了这个时候,不管是霜姨,还是小也自己都认为其身份是杀手了。或许这并不是小也涉足江湖的初理想,但在现实面前,这又似乎是必经之路。或许这就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    刚刚下过雨,空气显得特别清新。茶楼的飞檐有规律的落下雨珠,还残留着积水的路面上一个行人也没有。茶楼的二楼上,小也对着面前的一壶碧螺春皱着眉,举杯一饮而尽,淡淡的苦涩和着热水的温度流过咽喉,那一刻小也全身如同浸泡在温泉中,放松了每一根神经。依旧眉头紧缩,为什么人们都把这简简单单的茶水分成上中下品?在小也的口中,都是一样。  仅仅半柱香之前,自己周围还有十个高手,气氛还是那么紧张。小也只是说了一句:“埋伏起来,伺机出手。”所有人都不见了,他们大约就在周围,但小也总有一股很不安全的感觉。  终于有人出现了,外面雨已经停了一阵子,那人却还戴着斗笠。店小二没有上前招呼,空荡荡的屋子,那人摘下斗笠,坐在小也身边。小也抬头,只一眼,那股摄人的魄力迫使小也低下头。所有的印象只是,这是一张严峻的脸。小也判定这是疾风无尘,深埋着的头如灌了铅,怎么也抬不起来,眼前的茶水由于握杯的手轻微颤抖惊起阵阵凌乱的水纹。  “兄台似乎,有心事。”那人拍了拍斗笠。  “江湖多事,并非我心生事。”小也压住嗓子,避免声音发颤。  “江湖?呵呵,玩笑话吧,江湖多事怎么比得上朝廷事务繁忙呢?”   共 19999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的专科医院
云南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
癫痫病患者有哪些晚期症状
标签

上一页:三年又三年

下一页:遗忘70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