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被允许泄露的隐私APP应用方保护脆弱

2019/06/13 来源:河南信息港

导读

被“允许”泄露的隐私:APP应用方保护脆弱兰州大学本科生谢青此前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上安装的安卓应用有很多已经默认打钩同意的条款,直到安装《

被“允许”泄露的隐私:APP应用方保护脆弱

兰州大学本科生谢青此前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上安装的安卓应用有很多已经默认打钩同意的条款,直到安装《鳄鱼小顽皮爱洗澡》时,软件提示他必须允许该软件“读取通讯录、日志”、“修改/删除SD卡、USB储存内容”,甚至“读取状态和ID”……而游戏“水果忍者”——这款只需要划划手指头的游戏则要求读取他中的“大概位置(基于络)或精确(GPS)位置”。

这些选项已经默认同意,没有更改的可能,谢青要么接受条款要么放弃游戏。谢青很快就点击了“同意”——他不知道的是,此后这些应用可以肆意扫描并把他内相关信息上传到互联云服务器上,这就是“读取”的含义。

如果说陈冠希还知道自己隐私照片是从送去维修的硬盘泄露的,那么将来当“谢青们”的隐私照片出现在上时,他很可能都不知道从那里流出去的。尽管那样他还是幸运的,更不幸的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隐私照片在互联上被转来转去。

这并不是人们需要担心的事。

智能能告诉别人你的位置,跟谁通了,发了短信,你的出厂号码是多少,玩什么游戏,几点玩游戏,几点出现在办公室周围,是否喜欢吃川菜,搜索过什么,看过什么站……而通过你泄露的这些信息,就能判定你是不是高富帅,你的收入水平,你是否在家——如果单身的你刚刚在遥远的新疆某个饭馆“签到”的话,基本就可以断定是否现在适合到家中“拜访”。

你的这些庞杂信息正在被里的众多APP应用上传到无数服务器上,这些APP的拥有者、应用商店以及一些制造商,都在成为这个链条上的参与者,他们的提醒隐晦,措辞模糊,你不知道他们拿这些信息做什么用途,也不知道他们的公司可能只有几个工程师,根本无力保护你的这些信息的安全。

免费服务附带有“要约”性质的默认条款未尝不可,作为开发新功能或者寻找盈利模式的数据挖掘也无可厚非,但这些大小公司至少要在那些“万能的协议”中也相应承诺用户数据不能用于出售或被泄露——但现在,距离出台能够保护用户个人隐私的有力措施还遥遥无期。

模糊的告知脆弱的保护

奇虎360公司副总裁李涛称,隐私泄露的重灾区是号码、通讯录、位置、短信和软件安装情况。腾讯无线一位内部人士也指出,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读取状态”是允许该软件能够看到中的基础信息,例如使用的运营商络以及底层装了那些软件。

而“读取ID”则意味着上传中的标识码——IMEI(In-ternational Mobile Equipment Iden-tity,全球每台都用拥有的,绝不重复的标识码),标识码可用来对移动式设备进行身份识别和跟踪。标识码通常用来做一些APP应用在渠道推广上的结算。如果你使用的是苹果,那么用来付费的苹果账号甚至密码也可能被扫描到。“检索正在运行的应用程序”涉及这些APP的使用数量。“这款应用有多少用户,有多少下载量,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数据都很值钱,自己的数据可以拿给风投看用来谈融资,别人的数据可以出售。”该腾讯无线内部人士指出。

在本报综合各家应用商店中40款常用 APP的测试中,97.44%的软件要求读取“读取状态和ID”。要求用户必须允许该应用获取“大概位置(基于络),精确(GPS)位置”的占69.23%。

直属于工信部的中国软件评测中心在2012年3月曾做过一份《安卓软件个人信息安全评测报告》。中国软件评测中心副主任刘陶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所有泄露的个人信息类型中,IMEI号泄露行为为严重,号码次之,其他依次为地理位置和SIM卡序列号,说明IMEI号和号码是“个人信息获取方”所关注的主要内容,且大多数软件在对外发送个人信息时并没有给用户相应提示。

当然,并不是说APP应用不能读取跟自身功能弱相关的信息数据,只是这个读取行为是否不应该是默认必须接受的?用户能否有选择?且各家公司只有安装前的告知,并没有对用户讲清数据用途以及如何保护这些个人隐私信息。

其实,用户并不都拒绝用自己允许的个人信息作为对免费游戏的回报,APP应用方收集、分析及使用这些信息都没有问题,关键的问题是如何让用户放心——这些数据不会被泄露出去,尤其是泄露给不认识的第三方……甚至第N方。

被糊弄的小白

在“关于个人信息的用途及保护措施”等问题上,这些APP应用客服的回答相当令人失望。

一类回答是“功能强加型”。美丽说的客服会说该公司“需要”读取通讯录是因为要看你的那些好友也在用美丽说,且“安卓上的应用都是这样的!如果要给用户提供这个功能的话,得一开始就授权,不能像苹果那样,用的时候才授权。”并且无辜地表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另一类客服的回答是“毫无逻辑型”。例如要求调取用户地址信息的91桌面,其客服称:91桌面使用用户地理位置信息是为了使推荐的壁纸和应用程序更符合用户需求——难道桌面壁纸跟位置相关?而对于数据安全,91的客服干脆以“不会非法读取用户数据,至于泄露等问题,我这里就没法儿回答了”推辞。

还有一类是“敷衍型”。美图秀秀10032客服面对为什么“读取联系人数据,读取敏感记录数据”及地理位置信息时称,“肯定是为了让程序正常使用,会按照用户协议中应该遵守的义务来保护数据,防止外泄。”

高德地图的工作人员对“调取短信”功能模块的解释是“会向技术部门反映,但现在还没有这样的措施,高德软件是正规的,不会窃取您的个人信息。”,而在怎样保护用户信息不被泄露上,高德的回答只能是“这个就是互相信任”。

陌陌也属于这种情况,该公司公关经理文亚娟在如何处理用户信息上显得很有信心,表示该公司用户数据在服务器上的读取和保存是有加密处理的。“而用户在使用其产品过程中产生的照片、录音和视频,陌陌会有阶段性的备份,也使用加密存储。”

上述公司是本次调查采访过程中很小的一部分,对大部分公司的答案就更加模糊,甚至有的拒绝回答这样的问题。大多数应用APP厂商并不会特别提醒你,他们的公司其实也就几十人或者上百人,服务器也是托管在别的IDC机房里,由于还没盈利,目前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精力去为保护这些数据做过多投入。

你隐私很值钱

用户信息合理的用途是软件功能的继续开发,例如获取地理位置信息可以用于定位导航,而获取用户照片则可以用于设置头像等,但其更大“价值”在于商业化。

用户通讯录可以用于出售,用于投放广告,例如垃圾短信、骚扰甚至诈骗。尽管《经济观察报》不能证明所有的垃圾短信都是从APP应用泄露出去的号码,但在智能增长的这两年里,垃圾短信的数量也在爆发性增长。

腾讯移动安全实验室专家陆兆华告诉《经济观察报》,2012年仅腾讯管家主动举报的垃圾短信总量就达到3.04亿条,其中广告类垃圾短信占79.1%,位居所有垃圾短信类型之首。截止2012年12月,腾讯管家已检测出含恶意广告的软件包46.7万个,占已发现的所有软件包的13.31%,主要是卖场促销、房产推销、店电商为主;诈骗类垃圾短息占10.8%,主要是高利贷、违禁物品和买卖学历这三类。

通讯录的商业模式简单,打包卖,一包几十万条。这个“产业链”也通畅,上一本某城市或某行业的“老板通讯录”标价在180元到320元左右,还可面议。

此外,陆兆华表示,2012年隐私窃取类病毒可以将用户照片、账号等关键隐私全方位掌控,而用户一旦遭受这类病毒攻击,往往毫不知情,从IMEI号到通讯录、短信、地理位置,全方位窃取用户隐私。估计在2013年,随着隐私信息的价值彰显,隐私窃取类病毒将进一步疯狂席卷。

不过,无线互联应用开发者也很无奈。除了一些游戏公司赚到钱外,单纯的功能型APP应用赚钱的很少,其生存模式就是靠各种形式的广告——弹窗、垃圾短信、推荐安装软件后凭借IMEI号去找推广方结算推广费等等。

“现在都是云存储,理论上提供云服务的公司例如腾讯、百度、奇虎360,应该是只保存而不能浏览里面的内容,但实际上它完全有这个(浏览)可能。”国内个人信息立法权威专家齐爱民说。

智能中安卓是泄露个人隐私的重灾区。但人们的能被做这么多手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只有APP们在“玩”。

APP应用一般有两种推广渠道:应用商店和制造商。目前各种应用商店也都没有盈利,收入来源主要是APP的推广费。很多人认为在应用商店里下载应用很安全,但那些知名应用商店只会检查APP是否隐藏病毒,对于APP上传用户隐私信息并不过问。

厂商则更加简单,出厂前将要推广的APP内置在中,内置价格大约1元左右,有的则更高。在这种情况下,APP们连“告知”和“是否允许”的过场也没有了。

APP应用们敢这样做,是由于用户签了“协议”——尽管这些协议根本无视你是否需要这样的功能,但不签就不能用。

小米科技创始人兼CEO雷军认为“APP扫描那些与软件功能本身无关的信息,确实不应该。”奇虎360周鸿祎则坦承这属于一种“霸王条款”。

法律空白

安卓应用搜集用户信息的强大“借口”就是“整个行业都是这样”。

国家监管部门的政策并不多。2012年12月28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通过了《人大常委会关于加强络信息保护的决定》。

国内个人信息立法权威专家齐爱民也认为这个《决定》不够“给力”,他认为应该上升到立法层面,“目前几乎所有软件都有能力去肆意搜集个人信息,社会应该有一种法律制度让那些事实上可以胡作非为的人不能够胡作非为,比如让那些事实上可以去毫无限制的去搜集个人信息的这些软件不具备这样的搜集条件——就要靠立法。但是很遗憾我们现在没有这个立法。”齐爱民说,《决定》不细腻也不够专业,也不具备操作性,像隐私信息被读取等几个问题全没有涉及,就是一个比较抽象的决定,条文过少,规定过于原则和宽泛。

当然立法并非一天两天之事,而在此之前,是否应该由监管部门来规范?

齐爱民认为,“如果你不同意就用不了我的软件”就是一种霸王条款,大家只有选择默认,即“默认受辱”。应该由工信部和工商总局出面改变这种状况。

工信部信息安全协调司副司长欧阳武先生拒绝了采访。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经济学院院长吕忠梅在两会期间也建议,在络空间可信任程度较低的现实情况下,非常有必要加强我国络身份信息管理的安全系统建设,强化对公民隐私的保护和对公民知情权的尊重,制定以尊重公民身份权利为基础的络身份信息管理制度。

恶性黑素瘤
红斑危害
微信的小程序在哪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