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工人日报安全清洁核能让家园更美丽

2019/06/13 来源:河南信息港

导读

工人:安全清洁核能让家园更美丽核能,是新能源中工业成熟、技术先进的能源,是不会造成空气污染的清洁能源。从1991年位于浙江的秦山核电

工人:安全清洁核能让家园更美丽

核能,是新能源中工业成熟、技术先进的能源,是不会造成空气污染的清洁能源。

从1991年位于浙江的秦山核电站建成以来,中国的核能事业已经走过了20多年的发展历程,成为目前世界上在建核电站(26台机组)多的国家,大约占了40%。

4月26日,中国科协举办第26期“科学家与媒体面对面”活动,特邀三位核能领域专家,围绕我国核电事业发展、核电安全等一系列话题,与媒体展开互动与交流。

经济竞争力和替代能力强

27年前,在前苏联的切尔诺贝利发生了一场严重的核事故。这场核事故引起了全世界人们的关注。

随着世界人口的增长和经济的快速发展,环境问题日益突出,遂引发了新一轮的对新的清洁能源的强烈需求,也引发了新一轮的核电发展。

尽管2011年发生的日本福岛核事故对核电发展有一定的影响,但是截至今年3月底,世界核电发电机保持在437个的事实说明,人们对核电的期望依然很高。

目前,中国的能源面临四个问题:一是供需总量不平衡;二是资源不够约70%以上靠煤发电,造成了环境和生态问题;三是西煤东运、北煤南运、西电东输造成了能源运输问题;四是石油和天然气方面进口数量相当大。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科技委副主任叶奇蓁认为,要解决上述问题,核电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核能将成为我国未来可持续能源体系中的重要支柱之一。

因为,核电不排放二氧化碳、二氧化硫这些污染物,相对于煤电,具有较强的经济竞争力和替代能力。

叶奇蓁用数字来佐证:核电运输量很少,百万千瓦级的火电站每年运输300万吨煤,而核电每年总共只用30吨;煤电一年排出的二氧化硫是2.6万吨,而核电没有;煤电一年排出的氮氧化物是1.4万吨,而核电没有;煤电一年排出的烟灰是3500万吨,而核电没有。

与另一种清洁能源风电相比,叶奇蓁也给出了一个数据:一台百万千瓦核电机组与一台平均2兆瓦风电机组相比,核电年利用率为8000小时,风电为2000小时。

起步晚起点高有后发优势

中国的核电站多半建在90年代以后,虽然起步晚,但可以充分利用国际上建设和运行核电的经验。叶奇蓁说,我们现在在建的核电站,采用的就是当前世界上已经被证实了的技术,可谓起点高,具有后发优势。

据他介绍,我们的核电站年负荷因子(电站某个机组实际发电量占发电量的比率,用来衡量一个电站的管理水平。核电站设计的负荷因子通常为65%,国际水平也就85%左右)在85%~90%,没有发生过国际核事件分级2级及2级以上的运行事件。核电站排出物低于国家标准限值2个量级以上,没有对环境带来任何不良影响,全部核电机组运行水平均处于国际中上水平。

叶奇蓁特别强调,我们的核电相当安全。尤其是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后,我们吸取教训马上采取措施,拿出了8项有针对性的对策,在很短时间内对已建核电站进行了改进,在正在建设的核电站中将其实现。

目前,中国是世界上在建核电站(26台机组)多的国家,大概占了40%。国务院决定,“十二五”期间再建18台机组。完成了这个预期目标,我们到2020年投产运行的核电装机总容量将达到6000万千瓦左右。到那时,我们核电的发展既能满足国民经济的要求,又能满足减排的要求。

叶奇蓁指出,我们的核电发展方针是战略必争。因为核电是国家核心竞争力的标志,要具有竞争力,一定要占领能源领域的这个制高点,同时确保安全、稳步和高效发展。

助力“美丽中国”的选择

为了解决能源的可持续发展,减少环境污染,我国提出了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要求国内单位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客观而言,这个压力还是很大的。

到目前为止,我国主要以火力发电为主。但是,火力发电存在诸多问题:一是烧煤、烧油,会大量产生炉渣、废气;二是废物中的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会产生酸雨,以及PM10、PM2.5这些微小颗粒物,引发空气污染;三是排放出的二氧化碳,会产生地球温室效应。

还城市一片蓝天,还人们一份健康,既是公众的心声和期盼,也是政府急需解决的非常现实和迫切的问题。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国防科技工业电离辐射一级剂量站副站长肖雪夫说,从治本的角度讲,只有加快能源结构调整,用清洁能源代替现在的能源。

环保的巨大压力,使人们更关注清洁能源,也就是核电的发展。肖雪夫说,核电比较平稳,而且不排碳,积极稳妥安全地发展核电,是人类可持续发展与环境保护的选择,也是助力“美丽中国”的选择。

他告诉大家,核电的发电和煤电发电的原理不一样。两者的差异在于,核电是利用原子核裂开放出来的能量,不需要氧气,是核裂变能,用这个能量来烧水,把水烧开了成为水蒸气,然后推动发电机发电;而煤电是用碳,碳燃烧实际是和氧发生反应,这样就会生成一氧化碳、二氧化碳,并释放出化学能量。

百万千瓦级的核电站,一年只要烧20~30吨核燃料就够了,而一座百万千瓦级的燃煤电站,一年要烧掉200~300万吨的煤。核电一年只要一个黄淮大卡车运送燃料,但是如果烧煤的话,则每天要用100节车厢来运输。

肖雪夫说,世界各国核能发展的历史已经证明,核电及其核燃料循环是安全的、清洁的、低排碳的。所以,我们的核能是清洁的能源。

什么样的核电才是安全的

什么样的核电才算安全?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的副教授俞冀阳认为,要有三个要素来做保证:一是工作人员的安全;二是不能破坏环境;三是解决放射性问题。

核电的风险在于它的放射性,安全管理的具体指标是堆芯熔化的概率。俞冀阳说,发生了堆芯熔化事故,但不对公众、社会造成放射性的损害,这是一个安全目标,是一条底线。

美国三哩岛核事故、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日本福岛核事故,一个是由于设备故障引起的,一个是由于人为操作失误引起的,还有一个是由于外部灾害引起的。俞冀阳说,这三个事故都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经验和教训。

经过50多年的发展,实践已经证明,核能是一种经济的、安全的能源,并且是一种没有温室气体释放的绿色能源。俞冀阳认为,这个结论虽然有三次核事故的阴影,但我们还是可以把这个结论放在桌面上。

他说,任何事情都有风险,风险也是不可避免的,但关键是要接受教训,为今后的核电发展提供安全保障。

为了安全,核电需要新技术。俞冀阳认为,我们应该淘汰那些旧的、过时的设计,充分发挥自己的后发优势,勇于采用新技术,利用技术来提升核电的安全。

他向大家介绍,从技术发展的角度来看,现在我们国家已经具备了核能开发的战略储备。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就在储备技术,已经储备了20多年,到现在已经相当成熟了,有了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和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这三大单位,在安全方面它们都是有所保障的。

俞冀阳认为,保证核电安全高效发展,目前真正的制约是人才。他深有体会地说,现在清华大学的核工业专业,就缺乏学校里的人才。那些的人才,都选择了信息、生物等领域的专业。如何把的人才吸引到能源领域?俞冀阳说,去年清华大学成立了一个能源试验班,用来吸引人才,做得比较成功,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微信小程序客服系统
如何做好视频网站建设
明清时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