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他的小甜鹿娱乐圈

2019/06/24 来源:河南信息港

导读

假面舞会那次, 杜晚晚本来并不想去, 闻佑庭磨了她一个多礼拜,非要她帮忙开舞。∽杂﹥志﹥虫∽L大作为一所偏文科的综合性大学, 男女比例高达三

假面舞会那次, 杜晚晚本来并不想去, 闻佑庭磨了她一个多礼拜,非要她帮忙开舞。∽杂﹥志﹥虫∽L大作为一所偏文科的综合性大学, 男女比例高达三比七,典型的阴盛阳衰。闻佑庭当时求她的时候, 说:“晚晚, 你来开场, 那报名的男生肯定能多起来, 人一多,我们拉赞助也更好拉一些。”杜晚晚的室友孙梦洁也是舞蹈协会的,帮着闻佑庭对杜晚晚软磨硬泡。杜晚晚不堪其扰, 就答应了。杜晚晚凭借一副出色的样貌,从小到大追求者不断, 是L大学生论坛校花票选榜前列的女生, 这也是闻佑庭找她帮忙的原因之一。那天, 她和闻佑庭跳了开场华尔兹, 一曲毕,她摘下面具正打算默默撤, 却没想到遇到了一个戴着银灰色狐狸面具的不知名男生。闻佑庭:“舞会那次, 我近才发现似乎有校外人士。如果你感兴趣的话, 我可以想办法查一查。”杜晚晚摇下车窗,笑道:“没有, 现在已经不想了解了。”闻佑庭见她兴致缺缺, 便不再提。后座一学姐调侃道:“佑庭, 你不行啊,好好一个单身舞会怎么还让晚晚从你手里溜出去了呢?”“就是就是,”孙梦洁附和道,“我们晚晚为那个混小子朝思暮想好多天,都怪你。”“我的错,今晚啊,一定好好赔罪。”闻佑庭看了一眼身边的姑娘,笑着说:“晚晚要我喝多少,我就喝多少。”席间,杜晚晚不喜劝酒,在众人的搓弄下,她只好要求闻佑庭喝一杯。这被大家视作心疼闻佑庭,抑扬顿挫地“啊哦”了好几声。孙梦洁颇为义气地站出来挡到杜晚晚面前,扬起下巴:“你们不要瞎起哄啊,我们晚晚是要做大明星的,别胡乱整出些绯闻来。”饭后K歌,去的是装潢考究的盛世欢歌KTV。学姐说,这家KTV的老板是闻佑庭的二舅,给打了一折意思意思,打完折后跟外边那些普通KTV价格差不多。闻佑庭将杜晚晚喊到大厅下棋,杜晚晚嫌包厢里烟味重,又想起他说有事找她,因此就没拒绝。二人用围棋的黑白子下五子棋——主要是因为杜晚晚只会下五子棋和飞行棋。“晚晚,校庆晚会我有个歌唱类节目,能邀请你来帮忙伴舞吗?”作为一个多才多艺的好青年,闻佑庭曾蝉联L大两届校园歌手大赛。杜晚晚想也没想就拒绝:“我舞跳得不好,你们协会里有的是人才。而且,我近拍戏,下月中旬的校庆不出意外的话,我正好已经进组了。”那部青春校园剧恰好下个月月头要进组。闻佑庭道:“跳舞的人选已经定下来了,就是你能不能在台上跟我一起走走场景?就只是坐坐秋千架,牵牵手什么的,不来彩排也没事。”杜晚晚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趁早说清楚比较好,她不是个喜欢暧昧的人。杜晚晚抬眸:“学长,我怕我男朋友吃醋。”闻佑庭微愣,旋即笑着恭喜道:“难怪刚才提舞会上那男的,你丝毫没兴趣了呢。恭喜啊,晚晚。不过,像你拍戏,牵手拥吻都是免不了的,男朋友太爱吃醋这毛病可不好。”杜晚晚笑了笑,不置可否。“你别误会啊。”闻佑庭笑道,“我还是希望你可以来和我一起走场景,嗯……这其实是杨若云老师提议的,她说有你在,画面感会更强一些。”杨若云是舞蹈协会的指导老师,也是杜晚晚所在艺术学院的专业老师。说话间,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来:“晚晚。”杜晚晚回过头,就看到刚走进大厅的沈斯昂,他一手夹烟,一手抱着个身材错落有致的女人。沈斯昂缓缓吐出一圈烟,眯眼笑,一双桃花眼似醉非醉,“晚晚,跟朋友出来玩啊?”杜晚晚起身,先对闻佑庭说:“一个朋友”,然后转过身对沈斯昂道:“同学聚餐,二少今天怎么在这儿?”喔,这有什么好问的。他一个天天吃喝玩乐的纨绔,出现在哪里都不出奇。作为打招呼,随口问问。“先走了,今天记我账上,好好玩。”沈斯昂勾了勾唇角,拥着温香软玉往里走。沈斯昂走后,闻佑庭走上前两步,问道:“晚晚,你怎么会认识沈斯昂?”杜晚晚笑道:“你不也认识吗?”“他是我二舅的朋友,这家店有他入股。”闻佑庭这么说了,相当于是回答杜晚晚的问题。虽然杜晚晚其实并不想知道他怎么认识沈斯昂的。现下,杜晚晚只好笑着说:“我以前在剧组遇到过他来探班,找一个女演员,所以就有一面之缘。”一面之缘就叫上名字来了,这个一面恐怕不是普通的一面。闻佑庭看着杜晚晚姣好的面容,压低嗓音:“你当心点。”杜晚晚一笑,“没事。抱歉啊学长,帮不了你的忙了,我们进去吧。”翌日,杜晚晚去上经常请假的、这学期一节课《书画人生》。任课老师问了问她的近况,体恤道:“刚起步的新人演员辛苦,好好干,上课赶不回来就赶不回来好了。这鉴赏的课程,你来我这里拷份PPT也是一样的。论文按时交,群里都有通知的。”接着,老师又讲了一通小姑娘好好努力、不要走歪路之类老生常谈的话题。杜晚晚表示很心塞,为什么身边的人,不是觉得她会走歪路,就是巴不得她赶紧走歪路的?前者人数众多,后者以刘悦为代表。下午,沈斯昂发来一条短信:【你完了,我要告诉我哥你在外面拈花惹草。】杜晚晚扶额,想了一会儿后,雄赳赳气昂昂地回道:【胡说八道的人,嘴巴会烂掉喔。】沈斯昂:【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揭发你?】杜晚晚忙撤回上一条消息。沈斯昂:【不揭发也不是不可以,这样吧,你答应我一件事,小爷我就放过你。】杜晚晚:【什么事?】沈斯昂:【过两天再跟你说。】杜晚晚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随手回了个短信:【想给我挖坑就免了,我现在不怕你哥了,略略略。】沈斯昂:【哦?】杜晚晚颤着小手,发道:【等你说了什么事再说吧。】沈斯昂这厮,心眼儿指不定有多坏呢。他要是添油加醋地去沈斯越跟前一告状,杜晚晚觉得她可能……会被沈斯越折磨得很惨。比如,直接被他按上床一顿#¥&%@这种刺激又香艳的床上风光,杜晚晚脑补一下就可以了。以身犯险,不值得。她还是绑起他,再把他给吃了。不然,被吃的可就是她了。这么说来……她的计划得赶紧提上日程才是。杜晚晚回到寝室,取出桌子下的快递盒。锁链两天前就到了,室友帮她拿的快递。未拆。室友们照旧下午满课,杜晚晚心潮澎湃地撕开黑灰色快递袋。四四方方的咖色纸盒。**沈斯越周四晚上的飞机,回到H市后尽管挂念小姑娘,但夜色已深,就没派人到学校打扰她。周五,杜晚晚跟着大一的学弟学妹蹭台词课,课后与专业课老师交流了一番,得到不少切实的指教。到了中午时分,梅瑄打来电话:“晚晚,今天有事没?”“没有,怎么了呀梅姨?”“晚上一道吃个饭吧,我在公司,你下午三点半后直接来找我。”杜晚晚估算时间,一点半从学校出来,公交转地铁。三点钟,她出现在星悦娱乐。刘悦拉她进茶水间喝下午茶,“梅姐开会呢,雨霖姐今天也在。”她朝杜晚晚使了个眼色。然而,杜晚晚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刘悦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撩起杜晚晚鬓边散发,耳语:“你没刷微博吗?雨霖姐被人连刷了好几篇艳压通稿。”杜晚晚恍然大悟,“所以他们开会是为了找公关公司发通稿压回来?”不至于吧,经纪人、艺人与公关公司一般都是有合作的,打个电话的事情,无须兴师动众。刘悦无奈地将她拽进角落里,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地讲了一通。简而言之,就是发通告的那个新人女演员是沈斯昂的新宠,营销号纷纷转发力挺该女演员的颜值,并且不遗余力地踩严雨霖。其中有一家营销号,发文揭露严雨霖学生时代疑似被某已婚富商包养长达三年之久。杜晚晚:“揭露?”刘悦赶忙拍了下自己这张嘴巴,改口道:“造谣,造谣,不好意思。”她继续说:“反正啊,这件事现在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对于艺人来说,谣言不算什么,但如果传言有几分真实性,那就非常麻烦了。杜晚晚无意打听严雨霖是否真的被包养过,只是好奇:“雨霖姐不是和沈斯昂……嗯……吗?”“如果沈斯昂肯站出来说两句,谣言肯定不攻而破,毕竟普罗大众都认为他们这些矜贵的公子哥不喜欢黑木……咳咳,”刘悦及时修改了一下措辞,“……不喜欢有感情方面黑历史的女明星。关键吧,人沈二少新宠一个接一个的,能帮雨霖姐这个忙吗?”“那现在怎么办?冷处理吗?”刘悦笑道:“他们这不开会嘛,对了,连官总都惊动了。私底下都在传,如果这回的坎过不去,雨霖姐可能会被雪藏。”杜晚晚咋舌,“这么严重?”“没办法,走玉女路线就是这点不好,人设一崩就完蛋。”刘悦叹了一口长长的气,“可是吧,走什么路线,还不是公司给你包装?哪有得选?”杜晚晚心想,雨霖姐脾气挺冲的,大概本来就想崩公司打造的人设。不过,被已婚富商包养,也就是为钱做情人、小三这样的传言,确实能把她这个玉女人设搞得不堪一击。不仅是人设的问题,这已经上升到了公众不能容忍的道德层面。会议开得比预计的时间长,快到四点半才结束。官盛带着一脸傲岸不虞的神色,从电梯里出来。走了两步,他远远看到杜晚晚站在财务部的隔间与人说话,立马转了个一百八十度,直接快步走回电梯轿厢里。没看见没看见,就当没看见这姑奶奶。他有过一次被吓得够呛的经历后,暂时都不敢迎上去热情地打个招呼了。晚饭是在湖滨吃的,梅瑄单独带杜晚晚一个人。她借着此次严雨霖的事情,又对杜晚晚进行一番敲打。杜晚晚捂住上半张脸,“梅姨,我真的没走这方面捷径的想法。”梅瑄是听刘悦无意间提到杜晚晚接受找金主的话,这才担心她。“你自己清醒点,不要辜负了你妈妈的栽培。”杜晚晚点头如捣蒜,顺势问道:“梅姨,雨霖姐真的有可能会被雪藏吗?她戏演得好,又很努力,从来不用替身哎,这……”梅瑄瞪了杜晚晚一眼,打断她的话:“不该你打听的,少打听。”**翌日,杜晚晚一觉睡到八点半,背着装载铁锁链与几本霸总小说的帆布书包——踏上罪恶的征途。阳光海岸是别墅式的双开门入户结构,玻璃幕墙,270度江景。一线江景,旁边就是望江公园。沈斯越作息规律,杜晚晚到的时候,他喝着咖啡处理工作。阿姨在厨房忙活,杜晚晚礼貌地问了下需不需要搭把手。阿姨笑道:“太太去书房陪陪先生吧。”杜晚晚知分寸,不想打扰他,于是就坐客厅悄咪咪地掏出书包里的霸总文“教材”来看。《沈少的小情人》。杜晚晚正看得入迷,蓦地下巴一凉,被一双修长的手抬了起来。他穿了件深蓝色细条纹衬衣,袖子挽起,露出白皙紧实的胳膊。眼尾平行微翘,眸子深邃。“怎么不进来?”男人深邃的眼眸中浮起淡淡笑意。杜晚晚“啪”地合上小说,笑容舒展:“你忙完了呀?”沈斯越垂眸,手从小姑娘线条流畅的下颌移开,兴致盎然地伸往她手中那本封面花花绿绿的书。杜晚晚慌忙将手中的小说塞到屁股底下。沈斯越的目光往上移了两寸,笑意绵绵:“小黄书?”杜晚晚再一次变成一个被抓包的孩子。她将身子往下压了压,否认道:“言情小说。”“听起来似乎有点意思。”沈斯越微挑眉头,指骨分明的手指勾起小姑娘耳边的一缕乌发打圈儿,哄道:“拿出来,我看看。”

惠州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厦门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
资阳治癫痫的医院
标签

上一页:萌宝出招爹地请指教1

下一页:气吞星汉